澳门美高梅app

首页 >  励志创业 / 正文

寻找格桑花

2020-02-13 寻找格桑花


文/

还在上学时,从课本里读到西藏高原▫的同时就读到了她,以ж后在电影和电视里又常看到她。可是,故事里的格桑花,一会儿是雪域高原,一会儿是美丽的姑娘,一会儿又变成了天上的彩虹,她那五彩缤纷的变幻☞和炫耀着的光芒,让我无法确认她那美丽而真实的容颜。反倒产生了一种看太阳的感觉,虽然没有人怀疑太阳的真实,却也无人能说清楚太阳的真实面容。

于是在出发之前,我问先前去过西藏的朋友,看见格桑花吗?朋友回Ⅸ答很干脆:看⊿到了,漫山遍野都是呢!当我让他详⌒细说一说格桑花时,他却是一副茫然的样子。他的表情激л发了我的好奇心,我翻阅了有关资料,结果也有了茫然的感觉。格桑花۩..不但分属好几个☺☻科目,而且还有不下十几个名字的称谓,众说纷纭,没有一个确定的说法。格桑的解释还比较一致,格桑是藏语&l℃dquo;好时光”的意思,汉译为“幸福”,格桑花即幸福花,被藏族人民视为爱与吉祥的圣洁之花。

通常看来๑,一些植物亦或是和人类有着亲密的依存,亦或在人们看И来曾发生过某些秉承天地υ的故事,于是便被人们赋予了一定的象征意义。这些花和树在人⊙类的视野里就有了特殊的生存目的,除了她们自己的自然属性之外,又如图腾一样借指着某些人类文化的思想内涵。比如说格桑花,她会让人联想到西藏,萨日の朗花让人联想到︴内蒙古,金达莱花又让人联想到朝鲜。还有如牡丹、杜鹃、榕树、槐树等一些植物,都▐会让人联想到一些地域和文化方面的特征。

在我的想象里,格桑花儿应该表现得更浓烈更久远,因为她是距离太阳最近的花儿。我想,这次一定要亲手摸一摸她开放中的花瓣,嗅一嗅她那沁人心脾的花香,然后凝眸她舒展纤腰在风中舞蹈。

然而,在西藏十几天的行程里,高原所给我最多的新奇和感动,却并非因为心中预设的那个格桑花,而是雪域高原慈悲天地的大意境和彻底改善了生产生活条件的藏族农牧民。

那些天里,我们每▲天坐车从拉萨出发,公路两旁最为醒目的是一座座架设在山顶的电视发射塔,一条条顺山势而行的输电线路,铺路架桥的施工场地,还时常看到许多新盖的藏式小楼。两层或三层木石结构的小楼,屋顶铺着彩钢瓦,在太阳的照射下交相辉映,卐周围是一片片墨绿和姹紫嫣红ⓥ的野花,远看会给人那种青堂瓦舍式的庄园的感觉。

在去林芝的路途〾中,我们走访了一个藏族村落。村子坐落在山间的转弯处,面☎朝水流湍急的尼洋河。村部的大门锁着,门前立着宣传专℡▋栏,一面红旗在不很大的学校院子上空飘扬。大概村民都出去干活了,村子显得空荡荡的,一幢幢清一色的木石小楼给人以几分神秘感。在村里遇到几个藏民正在拆除旧房屋,不知ω是在原地盖新房还是●要迁往它处。因为我们不懂藏语,双方无法交谈,对着他们友好的招呼和问询的手势,我们只能报以歉意的微笑。

村头有个小广场,一个高大的亭子,跟前长着几棵粗壮的杨树,有两个年长的女人和一些小孩子在亭子里休闲。可惜她们都不会说汉话,只有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勉强听懂几句问话,他表示可以用汉字和我们交谈。他说正在读小学三年级,学过很┄┅多汉字,今天学校放假了。爸爸去外边做生意,大人都去干活了。生活比以前好多了,村里人家都盖新楼房了。我们指着学校的新楼房问啥时建的。他伸出三个指头说三年了,接着他写道:

·。

“ 援建的 。 &rdquoπ;

我们问他是谁援建的。他用手指了指大山外面,写道:

“ 远方的好心人 ! ”

ю

我们问他家盖新楼房没有。他说盖了,三层呢。我们提出要去他家看看,他很高兴地答应了。

他家在村头的公路边。这是典型的藏式小楼,两扇漆红的木板门,楣上悬挂一条白色哈达,檐头空格处描摹着白莲花式的云朵。进入一楼大厅,里边放着摩托车和一些劳‖动工具等杂物,隔出一间仓库放着米面等食品。二楼是主人居住的地方,厨房里有燃气灶和家用电器Ψ,一位老人正在卧室的床&上休息。走廊迎面墙上画着一幅神人牵象的财神图。三楼低矮空敞,是▂▃▅▆█家务劳作的场所。整座┆┇小楼仍۩๑然保持着藏式建筑风格,但却增添了许多现代化的气息,让人感受到了主人生活得充实而进步。

这让我想到50年前,西藏百万农奴翻身解放,才开始有了自己的家。这些年来,在国家和全国各地对口援助下,西藏人民的生产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天上有飞机,地上跑≯着汽车和″火车,公路网像哈达一样在雪域高原上穿梭;◆改水改电通邮通路,电灯电话广播电视,现代化设施和便捷的生产生活方式把边疆和内地紧紧地连接在一起。我们所看到的已经◆建设一新的ψ村庄、学校、卫生院、广场、公园以及引进的工业项目,有的旁边竖着一块碑,上面写着某某市某某省某某企业或公司援建,有的虽然没有竖碑,但√我们也了解到是由内地某个单位对口援建的。如今,已经有23┖0多万户农牧民住进了每户300多平方米的二层木石结构的安々全适用新楼房,而且这个数字还在逐年增加。

走出院门,我看到眼前的坡下有一片正在开放的山花,就问男孩哪一个是格桑花。男孩点指着这片花儿回答:格桑花!格桑花!后来据一位西藏朋友讲,格桑花并非单指哪一种花,而是所有在西藏高原上开放的花儿都叫格桑花。

走得很远了,我从车窗向后眺望,那温馨的小楼,洁白的哈达,那面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她们像格桑花一样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了耀眼的光辉。

我不再固执地追问格桑花了。因为高原上到处都盛开着格桑花,雪山█草地、森林河川、城市村庄,就连每个人的脸上都绽放着格桑花的笑容。进入西藏高原的十几天来,我听得最多的是λ格桑花的美妙旋律,看得最多ミ的是格桑花的美丽倩影,闻得最多的是格桑花的烈烈芬芳,深切地感受到了格桑花从高原深处流淌出来的浓⿶浓情意!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网站分类